主页 > 新兴数码 >艺术家回头看台湾 文化特殊世界独有

艺术家回头看台湾 文化特殊世界独有

艺术家回头看台湾 文化特殊世界独有

用日常可见的塑胶盒诠释中国山水画的意境、用科学的机械装置讲述无我的概念,两名艺术家在美国开展,谈到台湾提供的创作养分,对这世界独有的文化环境都倍感珍惜。

位在洛杉矶市中心华埠的华美博物馆(Chinese American Museum),红砖外墙的历史建筑里,来自台湾的艺术家吴季璁、董承濂在这里展出中国山水画与西洋现代艺术激荡之下的当代作品,题为「光之景:山水画的当代想像」。

「光之景」展览由华美博物馆与文化部驻洛杉矶台湾书院合作举办,农曆春节大年初三开幕,展期持续到 11 月。

董承濂戴着灰色镜框的眼镜,西装外套搭配黑色T恤,出席开幕酒会之前的空档,向中央社记者解释作品「天」的含意。

作品「天」的範围包括了一个房间,进入这个房间前,观众要为脚上的鞋子穿上保护套,因为整个房间是由无数镜子环绕,就连脚底下也是一样。每次只能有一名观众进入这件作品当中。

董承濂说,中国古代文人在山水画中追求自我,而他则运用多样化的媒体材质追寻自己的定位,在「天」这件作品当中,他要带给观众的是一种「一剎那的经验」,融入天地之中而忘却自我的感觉。

来自台湾的董承濂现居加州奥克兰市,问到台湾对他创作所代表的意义,他用一个台语的动词回答「軁钻」,意味善于钻营、变通,也是一种处事智慧,「台湾人很会生存,很会想出怪怪的点子,这条路不通,就走另外一条路,同样可以解决问题」。

董承濂说,这是台湾艺术家与西方艺术家区别之处,「我们也许不那幺主流,可是这个不主流是会让人眼睛一亮的那种」。

吴季璁的作品「水晶城市」在一整面的墙上布满了日常可见的塑胶盒,但是透过机械光影的装置,这些原本材质很轻、没有存在感的塑胶材料,在光影之下呈现了细节密布的影像,「影像反而比实体更为真实」。

吴季璁顶着小平头,鬍鬚从两鬓连到了下巴,他的作品多是运用日常材料展开想像练习,他说「水晶城市」诉说的是物理世界之外另一个空间。一如网路的空间向度,现代人在网路上工作、休闲与社交,没有人知道它在哪里,但存在真实的空间感。

吴季璁说,文人传统之下的山水画就是这样一种想像空间,它并非在描绘特定的自然风景,而是过去文人维心的想像世界,在当中找回受体制压抑的个性与自由。

吴季璁这 10 多年来在各国参展,分别在台北与德国柏林居住创作,对于台湾文化独特性的问题特别有感触。

吴季璁说,台湾一直存在着焦虑感,寻觅什幺是台湾文化独一无二的元素,但很多人一直用「删去法」看文化,无论是去日、去台或去中,删到最后代表台湾的所剩不多。

他认为,文化就是生活,应该是「累加」而非「删去」,台湾多元文化融合的历史与地理特点,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也是他珍贵又丰富的创作养分。

吴季璁说:「当你用意识形态看待文化时,台湾文化好像很狭窄,但当你实际生活在其中时,你会发现台湾文化的特殊性存在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举目所及都是台湾独有,全世界不会有第二个地方跟台湾一样。」

吴季璁说, 60 年代到 70 年代,许多台湾艺术家常驻在海外,创作动能充沛,现在反而较少,他认为自己有一份使命感,「如果我们这一辈再不往外跑,全世界都不知道台湾在做什幺」。

他想要告诉下一代的艺术家:「了解台湾最好的方式就是离开台湾,帮助台湾的唯一方法是让台湾成为世界的一份子。」

艺术家回头看台湾 文化特殊世界独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