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bz7gb"></tbody>

      <em id="bz7gb"></em>

      1. 競業(yè)限制前沿觀(guān)察:從數據看趨勢
        2022-05-25 10:13 來(lái)源:法人雜志 作者:劉正赫

        ◎ 文 律商聯(lián)訊特約撰稿 劉正赫

        在經(jīng)濟快速發(fā)展、技術(shù)不斷更新的背景下,企業(yè)間的商業(yè)競爭日益激烈。因企業(yè)高級管理人員、高級技術(shù)人員和掌握企業(yè)保密信息的重要崗位員工離職加入競爭對手而導致企業(yè)商業(yè)秘密、保密信息泄露或者面臨泄露風(fēng)險,導致企業(yè)人才流失、競爭優(yōu)勢減損等問(wèn)題,已對企業(yè)日常經(jīng)營(yíng)與未來(lái)發(fā)展造成困擾和阻礙。近年來(lái),越來(lái)越多的企業(yè)開(kāi)始依據相關(guān)法律法規所規定的競業(yè)限制制度,通過(guò)與員工約定離職后競業(yè)限制義務(wù)的方式,限制核心人員在同業(yè)內流動(dòng),以保護企業(yè)保密信息、維持企業(yè)競爭優(yōu)勢。

        競業(yè)限制的法律規定

        關(guān)于競業(yè)限制的法律規定,最初見(jiàn)于1996年原勞動(dòng)部頒布的《關(guān)于企業(yè)職工流動(dòng)若干問(wèn)題的通知》。該通知規定,“用人單位也可規定掌握商業(yè)秘密的職工在終止或解除勞動(dòng)合同后的一定期限內(不超過(guò)三年),不得到生產(chǎn)同類(lèi)產(chǎn)品或經(jīng)營(yíng)同類(lèi)業(yè)務(wù)且有競爭關(guān)系的其他用人單位任職,也不得自己生產(chǎn)與原單位有競爭關(guān)系的同類(lèi)產(chǎn)品或經(jīng)營(yíng)同類(lèi)業(yè)務(wù),但用人單位應當給予該職工一定數額的經(jīng)濟補償?!?/p>

        2008年1月1日正式實(shí)施的勞動(dòng)合同法首次在法律層面,對競業(yè)限制制度進(jìn)行了明確統一的規定,其中第二十三條、二十四條、二十五條、九十條涉及競業(yè)限制主體、競業(yè)限制的范圍期限、用人單位的義務(wù)、勞動(dòng)者的違約責任與賠償責任等法律規定。

        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發(fā)布的《關(guān)于審理勞動(dòng)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wèn)題的解釋(四)》第六條至第十條又以司法解釋的形式,對司法裁判中涉及競業(yè)限制的相關(guān)問(wèn)題進(jìn)行了規定,統一了司法裁判標準。

        近年來(lái),隨著(zhù)競業(yè)限制爭議案件日益增多,各級法院也愈發(fā)關(guān)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等發(fā)布有“競業(yè)限制爭議十大典型案例”;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等法院還對競業(yè)限制爭議案件的審理思路、裁判要點(diǎn)進(jìn)行了總結與分析。

        2020年7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與人力資源和社會(huì )保障部聯(lián)合發(fā)布的《勞動(dòng)人事?tīng)幾h典型案例(第一批)》中的案例十二也涉及競業(yè)限制爭議案件。

        競業(yè)限制司法裁判案例研究

        司法實(shí)踐中,對于競爭關(guān)系的認定、勞動(dòng)者違反競業(yè)限制義務(wù)的舉證責任分配、違反競業(yè)限制義務(wù)違約金的合理數額、競業(yè)限制義務(wù)的解除條件和方式等問(wèn)題存在不同觀(guān)點(diǎn)和爭議,加之個(gè)案現實(shí)情況的紛繁復雜,法院對于同一規定的適用情形仍存在不同解讀,對同一問(wèn)題也呈現出不同的裁判口徑和觀(guān)點(diǎn)解讀。另外,由于勞動(dòng)法下的競業(yè)限制與不正當競爭、商業(yè)秘密保護、股權激勵等其他法律領(lǐng)域密切相關(guān),相關(guān)跨領(lǐng)域的問(wèn)題也日益增多。

        安杰律師事務(wù)所和律商聯(lián)訊始終關(guān)注競業(yè)限制相關(guān)法律前沿問(wèn)題和司法裁判案例,并于2017年聯(lián)合發(fā)布《北京、上海、深圳三地2015年至2017年法院審理競業(yè)限制爭議案件法律研究報告》。2020年,聯(lián)合發(fā)布《北京、上海、深圳三地2018年至2019年法院審理競業(yè)限制爭議案件法律研究報告》。兩份報告系統總結了北京、上海、深圳三地競業(yè)限制爭議案件的審理情況、重點(diǎn)問(wèn)題、裁審標準和傾向,得到企業(yè)、裁審機構、律師同業(yè)的多方關(guān)注和認可。

        以往競業(yè)限制爭議案件多發(fā)于北京、上海、深圳3個(gè)一線(xiàn)城市,近年來(lái),各地競業(yè)限制爭議呈多發(fā)態(tài)勢。為了更加全面地了解更多地區近年來(lái)法院審理競業(yè)限制爭議案件的具體情況,歸納司法實(shí)踐中競業(yè)限制爭議熱點(diǎn)、難點(diǎn)問(wèn)題的裁審觀(guān)點(diǎn)和傾向意見(jiàn),安杰律師事務(wù)所和律商聯(lián)訊共同制作了2022年競業(yè)限制爭議案件法律研究報告(下稱(chēng)“報告”)。

        報告研究范圍包括北京、上海、廣東(不含深圳,深圳單獨檢索,下同)、深圳、江蘇、天津、重慶、成都、杭州、武漢十地,對2019年至2021年十地法院審理競業(yè)限制爭議案件的相關(guān)數據進(jìn)行了全面統計,并在數據統計的基礎上,結合公開(kāi)的裁判文書(shū)內容,對司法審判實(shí)踐中涉及的競業(yè)限制效力認定、競業(yè)限制行為認定、競爭關(guān)系認定、確定違約金數額的參考因素、競業(yè)限制與股權激勵、競業(yè)限制與不正當競爭等熱點(diǎn)、難點(diǎn)問(wèn)題,進(jìn)行了深入分析和討論,并以報告發(fā)現的典型案例,歸納和總結法院的裁審觀(guān)點(diǎn)和傾向意見(jiàn)。

        競業(yè)限制爭議案件的數量

        通過(guò)“中國裁判文書(shū)網(wǎng)”檢索,2019年至2021年,北京、上海、廣東、深圳、江蘇、天津、重慶、成都、杭州、武漢十地共有競業(yè)限制爭議案件4951件。其中,2019年1502件,2020年1700件,2021年1749件。

        據統計,在檢索的十地范圍內,競業(yè)限制案件多發(fā)于北京、江蘇、上海、廣東、深圳等經(jīng)濟發(fā)達地區。2019年至2021年,上述五地的案件總量在全國位居前列,其中北京1038例,高居各地榜首;其次是江蘇904例、上海780例、廣東721例、深圳520例。上述五地的案件數量總和占3年內檢索的十地案件總量的80.04%。

        剩余五地分別是:成都339例、重慶207例、杭州185例、武漢178例、天津79例,占3年內檢索的十地案件總量的19.96%。

        從2019年至2021年,北京、上海、廣東、深圳、江蘇、杭州六地競業(yè)限制案件數量總體呈上升趨勢,其中,杭州漲幅最大,從2019年的43件升至2021年的73件,漲幅比例69.77%;江蘇也從2019年的256件升至2021年的328件,漲幅比例達28.13%。這主要是由于江蘇、杭州等江浙地區一批互聯(lián)網(wǎng)等新興企業(yè)發(fā)展迅速,互聯(lián)網(wǎng)等新興行業(yè)企業(yè)日漸興起,競業(yè)限制案件數量近兩年顯著(zhù)提升。

        此外,北京競業(yè)限制案件數量從2019年的325件上升至2021年的362件;上海從2019年的242件上升至2021年的270件;廣東從215件上升至261件;深圳從161件上升至171件。雖然各地的案件數量可能因為經(jīng)濟體量以及競業(yè)限制的應用情況有所差異,競業(yè)限制案件在部分年份有所下降,但是總體數量波動(dòng)不大且保持穩中上升的態(tài)勢??梢钥闯?,隨著(zhù)人才競爭日益激烈,越來(lái)越多的企業(yè)采用約定競業(yè)限制的方式增強防范人員流動(dòng)帶來(lái)商業(yè)秘密泄露的風(fēng)險,用人單位以此來(lái)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

        競業(yè)限制爭議案件涉及的行業(yè)分布

        從十地涉及競業(yè)限制案件的行業(yè)來(lái)看,“科技推廣和應用服務(wù)業(yè)、軟件和信息技術(shù)服務(wù)業(yè)”等TMT行業(yè)競業(yè)限制案件數量最多(TMT行業(yè)即互聯(lián)網(wǎng)、媒體和通信等科技行業(yè)),占案件總數量的30.35%;商務(wù)服務(wù)業(yè)排名第二,占比17.23%;制造業(yè)與批發(fā)和零售業(yè)排名第三和第四,分別占比11.25%和9.91%;教育業(yè)排名第五,占比7.2%。

        數據顯示,隨著(zhù)互聯(lián)網(wǎng)公司的迅速發(fā)展、中國制造能力的日益提升,涉及TMT行業(yè)、制造業(yè)、商務(wù)服務(wù)業(yè)等行業(yè)依然是全國競業(yè)限制爭議案件的高發(fā)行業(yè)。

        勞動(dòng)仲裁、訴訟裁判結果同一性分析

        報告對同一競業(yè)限制爭議案件,勞動(dòng)仲裁、一審、二審、再審程序的裁判結果統一性進(jìn)行分析。部分一審判決書(shū)未體現仲裁裁決情況,因此統計結果未計入此部分案例。此外,部分一審判決對于仲裁裁決支持的金額有所增加或酌減,或部分支持了仲裁請求,此種情況全部計入部分支持仲裁的情況。

        從以上圖表可以看出,在仲裁與一審的銜接程序中,一審支持或部分支持仲裁裁決結果的比例在50%至75%,上海、北京、廣東分別占支持或部分支持仲裁裁決結果的前三名,分別占比75.28%、63.35%、58.23%。

        在一審與二審的訴訟銜接程序中,二審維持一審判決結果的比例均在80%以上。

        報告統計的再審案件中,再審案件結果均為駁回當事人的再審申請,未發(fā)現有再審判決撤銷(xiāo)二審判決結果。

        提起方分布情況和主要訴求

        十地2019—2021年競業(yè)限制爭議案件提起方分布情況:



        在用人單位主動(dòng)提起的競業(yè)限制爭議案件中,主要訴請為要求勞動(dòng)者支付違反競業(yè)限制義務(wù)違約金、繼續履行競業(yè)限制義務(wù)、返還已發(fā)放的競業(yè)限制補償金。

        用人單位的其他訴求還包括:要求勞動(dòng)者賠償因違反競業(yè)限制義務(wù)給用人單位造成的經(jīng)濟損失,向用人單位支付律師費等。

        在勞動(dòng)者主動(dòng)提起的競業(yè)限制爭議案件中,主要訴請為要求用人單位支付競業(yè)限制經(jīng)濟補償金。

        勞動(dòng)者的其他訴求還包括:要求解除競業(yè)限制協(xié)議或主張競業(yè)限制協(xié)議無(wú)效、要求用人單位承擔律師費等。

        (作者系安杰律師事務(wù)所合伙人)

        (責編 惠寧寧)

        編輯:劉曉瑩
        国产精品无码素人福利不卡,宅男噜噜噜66在线观看,2021国产卡一卡二新区,激情偷乱人伦小说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