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前瞻园区 >艺术家创造几何黑白空间 打破过往冷调印象

艺术家创造几何黑白空间 打破过往冷调印象

艺术家创造几何黑白空间 打破过往冷调印象

20世纪初,几何抽象艺术(Geometric Abstraction)崛起;五〇年代末,米兰的布雷拉美术学院(Academy of Arts of Brera)几位埋首于前卫艺术发展的青年才俊组成了「Gruppo T」并在1960年发表了研究论文《Miriorama 1》,成为日后Kinetic Art─因观者角度不同或媒介自行运转而产生视觉变化的艺术形式─之重要发展基础。

在此同时,六〇年代,以光学技术原理为基础,线条、形状、色彩週期排列组合为特色的欧普艺术(Optical Art)风潮兴起。出生于七〇年代义大利,Esther Stocker承接了这些艺术形式发展的遗产,像是命运的安排般进入米兰布雷拉美术学院,并至美国加州的帕萨迪纳艺术设计学院(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 in Pasadena)继续深造。

从画作、装置艺术、墙面与室内设计,Esther Stocker创造的几何黑白空间其实是她脑中无色思考的具现化。以结构与形式为实体,一种严谨数学式的随机排列与延展来描绘她心中的混乱与中断,关于她自身,也是将观者吸入的几何浪漫。本期《PPAPER》有幸邀请到Esther Stocker来与我们谈谈她的创作理念,以及其感染力十足的思考模式。

艺术家创造几何黑白空间 打破过往冷调印象

"Untitled", acylic on cotton,140 x160, 2015。

访谈:PPAPER ╳ ESTHER STOCKER

Q:在我们的印象中,义大利人热情、充满活力而浪漫,而在我们看来妳的作品似乎是比较冷调的,妳本人的个性跟作品之间有什幺样的关係?

A:不得不说这种老调重弹很有趣,而且我欣赏你们如此开诚布公又不加思索地这幺说─就是人们认为黑白几何是「冷」的。

你们怎幺会这幺想呢?我觉得方形很性感(hot)啊。

就算有个人不是把整桶红色颜料直接往画布上泼,而只是把某个方形往旁边移一点点,他也是有热情的。

或者想想看,有人画了一个正五边形然后让另一个人沿着边线跳舞,不是也蛮浪漫的吗?相信我,我觉得我创作的那些方形都挺浪漫的。

然后,把纸揉成纸团的那股能量─很大一张纸─如果我不把它投进垃圾桶,而是做成一个雕塑品呢?

所以说我必须纠正你们对义大利人的看法,然后我想可能要轮到你们解释,我的作品是哪里没有热情了呢?(笑)

Q:为什幺妳的作品只有黑白跟一些灰阶呢?

A:我的脑袋就是这幺运作的,或说看起来是这样,我思考的时候脑中没有颜色。这可能是因为我所有作品都是关于那些无法真的看到的东西,关于形式、结构、系统……关係……它们有时以各种非常疯狂的方式存在于我们的周遭,没有人看得到,但可以思考,至少我会这样。

我整天都在思考它们。怎幺改变一个关係。怎幺连结,怎幺逃离。怎幺改变一个形式,创造一个洞然后走出去。怎幺样不是一路从A点走到B点,而是解放整个路径。或者替我的日常生活跟存在找出一条不同的路线,不同的形式。

我思考着形式没有所谓好坏,只是我们还是会期许它们是某个东西。冷或热。朋友或敌人。为什幺我们一定要这幺想呢?

我的作品大概就是在描述这样的思考过程。

艺术家创造几何黑白空间 打破过往冷调印象

"Untitled", 2011. foam core on wall and floor,exhibition view The Essential Collection, Zürich。

Q:妳会形容妳的作品是极简的吗?任何意义上来说都可以。

A:是的。有时候,但不就任何意义上来说。极简是複杂的。简单很複杂,也可以很疯狂。如果在某种方式下使用,极简也可能是令人困惑的。最令我着迷的地方,是我们无法真的控制结构与形式,而通常是情境跟度量造就了它们。

Q:妳的作品乍看之下很整齐乾净,但仔细看之后会发现其中有一些随机安排的扰乱,而这全部构成了一个特殊的空间,妳是否想要传达什幺讯息?

A:以观看者必须有什幺感受或想法的这个意义来说,并没有讯息。至少这是我所希望的,我把作品定位为提供美学上的愉悦,玩弄形式并思考形式。我需要观者成为我作品的一部分,藉此分享我的看法。

Q:妳相信混乱(chaos)或是秩序(order)?

A:我相信混乱才是真正的秩序,但更相信秩序根本不存在。让我再多思考一下……对,对我来说没有秩序这回事。那你呢?我相信结构存在,但没有秩序。

Q:我们很好奇妳的办公桌长怎样?比如说很乱……或是超整齐……?像对齐狂那样……?

A:我的桌子一直在改变,就跟我的工作室一样,跟我的思考模式一样。

Q:私底下喜欢穿黑跟白色的服装吗?

A:穿黑或白让我感到自在是真的。不过我喜欢颜色,也喜欢穿在身上,尤其我最喜欢黄色。不过刚有提到,我思考不带颜色。

Q:三部最喜欢,或影响妳最多的电影?

A:这问题很有问题啊, 我该怎幺选出三部……好我试试看:〈La Linea〉(线条先生),其实不是电影,是义大利卡通大师Osvaldo Cavandoli创作的电视节目与漫画系列。〈Pink Panther〉(粉红豹)、〈The Apartment〉(公寓春光,1960)

Q:如果妳有实现任何事的能力,妳会做什幺?

A:我会在空中多加几个月亮,这样我们在夜晚就多点东西可以看了……

艺术家创造几何黑白空间 打破过往冷调印象

"In defence of Free Forms, parte 3"exhibition view OREDARIA Arti Contemporanee, Roma。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