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9f6ov"></th>
  • <rp id="9f6ov"><object id="9f6ov"><blockquote id="9f6ov"></blockquote></object></rp>
    <th id="9f6ov"></th><rp id="9f6ov"></rp>
  • 檢察公益訴訟中檢法對應關系之改造
    2023-12-07 16:17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作者:劉松山
    分享:

    檢察公益訴訟實行的檢、法嚴格對應模式,是從刑事訴訟中移用而來的。但刑事訴訟中的這一對應模式,并不適用于檢察公益訴訟,現行做法應予改造。

    刑事訴訟中的地域管轄原則,沒有比照適用于檢察公益訴訟

    刑事訴訟實行檢、法嚴格對應模式,是以實行地域管轄為原則,目的是便于及時收集證據、查明案情和相關訴訟參與人就近參加訴訟。但實踐中,各地法院對公益訴訟都進行了大量跨區域的集中管轄,即沒有實行地域管轄原則,卻又完全移用了刑事訴訟中的檢、法銜接模式。這樣,刑事訴訟中基于有利于查明案情和相關各方參加訴訟的目的之實現,在檢察公益訴訟中就遇到很大障礙。

    以檢察機關在兩類訴訟中所代表利益為視角的考察

    刑法實行罪刑法定原則,因此,實行起訴與審判管轄的嚴格對應,是刑事訴訟中處理檢、法銜接關系的最優選項,但公益訴訟中的公共利益由于含義不確定,就難以確定檢察機關代表什么樣的公共利益,向哪一級別、區域的法院起訴,因而難以實行檢、法的嚴格對應。

    刑事訴訟中,檢察機關具有代表國家利益的專門和排他的主體資格,而在公益訴訟中,如果實行檢、法之間的嚴格對應,也要求檢察機關是公共利益的唯一代表,但因民事公益起訴主體是多元的,行政公益訴訟的起訴主體也可以是多元的,如果還實行這種對應,人們就會問:其他主體起訴時是否也要對應,如何進行對應?如不對應,理由是什么?

    如果說公益訴訟所要保護的國家利益,僅在理論上可以被視為全國性私益集合的話,那么,其所要保護的社會公共利益,則是由具體而分散的私益組合而成的,具有強烈的私益性。當這種私益性利益受到侵犯時,如提起公益訴訟,起訴主體的身份性質仍應或者主要屬于原告,則該主體對于訴權就有處分權。而訴權具有可處分性,即意味著,該訴權或者訴的主體具有可代理性、可代表性,并進一步意味著起訴主體的多元性。聯系相關法律關于多種主體均可代表公共利益提起民事公益訴訟的規定,即可發現,這與公共利益的私益性及其訴權的可處分性,內在機理是一致的。

    由上可見,檢察機關代表社會公共利益提起訴訟時,其訴權與民事、行政訴訟中原告的訴權,在性質上并無差異,但與刑事訴訟中的公訴權則完全不同。而原告在民事、行政訴訟中行使訴權,只能依法向有審判管轄權的法院起訴,不可能與管轄法院進行級別、地域對應,也無法進行這種對應。所以,在此情況下,當然也不能要求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時,像提起刑事公訴一樣,與管轄法院實行級別、地域的對應。

    對幾個認識誤區的辨識與澄清

    一是避免將檢察機關銜接管轄法院與兩機關的憲法地位牽連起來?,F行政治制度下,檢、法兩機關之間平等、對應的憲法地位,是基于保持國家機構體系中權力平衡的需要而設計的,并不意味著兩機關在行使各項職權需要發生銜接時,都必須實行級別、地域的對應。

    二是避免將檢察機關跨區域代表公共利益與行使管轄職能混同起來。檢察機關如果在A區域內代表公共利益,到B區域向有管轄權的法院提起公益訴訟,則并未改變其在A區域代表公共利益的性質,到了B區域,它仍然代表A區域的公共利益。那么,它有沒有行使應當由B區域檢察機關行使的公益訴訟起訴權?也沒有,因為它沒有代表B區域的公共利益起訴;相反,如果B區域的檢察機關可以代表A區域的公共利益,向B區域的法院起訴,倒是B區域的檢察機關跨區域行使職權了。實踐中,一個區域的檢察機關將本區域的公益訴訟案件調查取證后,移交另一區域的檢察機關向該區域對應的法院提起訴訟,實際就出現了這一問題。而這正是缺乏法律依據的。

    三是避免將法律監督機關的性質地位與原告身份對立起來。憲法關于檢察機關是“法律監督機關”的規定,是定性式的,類似人大被定性為權力機關,政府被定性為行政機關。憲法關于檢察機關行使檢察權的規定,是對其行使各類具體職權的總括性規定,而檢察權又由包括提起公益訴訟在內的各項具體職權組成。所以,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就是在行使檢察權,目的是體現其法律監督機關的性質地位,而非與之相沖突。

    編輯:劉曉瑩

    国产精品无码素人福利不卡,宅男噜噜噜66在线观看,2021国产卡一卡二新区,激情偷乱人伦小说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