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bz7gb"></tbody>

      <em id="bz7gb"></em>

      1. 知網(wǎng)涉嫌壟斷
        2022-07-04 14:08 來(lái)源:法人雜志 作者:銀昕

        ◎ 文 《法人》全媒體記者 銀昕

        近日,“中科院因千萬(wàn)訂購費用停用知網(wǎng)”成為輿論焦點(diǎn),知網(wǎng)被指涉嫌學(xué)術(shù)壟斷和侵犯知識產(chǎn)權問(wèn)題,進(jìn)一步發(fā)酵。

        據了解,在學(xué)術(shù)文獻下載平臺這一類(lèi)型產(chǎn)品中,中國知網(wǎng)價(jià)格遠高于同行,其商業(yè)模式備受質(zhì)疑,業(yè)界紛紛認為其涉嫌壟斷。

        4月25日,國家市場(chǎng)監督管理總局在回復媒體網(wǎng)上留言時(shí)表示:已關(guān)注到各方面反映的知網(wǎng)涉嫌壟斷問(wèn)題,正在依法開(kāi)展相關(guān)工作。而據相關(guān)媒體報道,2021年12月,浙江理工大學(xué)法政學(xué)院特聘副教授郭兵已提交關(guān)于“中國知網(wǎng)濫用市場(chǎng)支配地位”的起訴材料。2022年3月21日,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立案,該案被稱(chēng)為“知網(wǎng)反壟斷第一案”。

        近年來(lái),因收取高額費用、與作者的知識產(chǎn)權糾紛等,中國知網(wǎng)屢受詬病、頻惹眾怒。備受爭議的中國知網(wǎng),究竟存在哪些問(wèn)題?

        “價(jià)格之困”可追溯到10年前

        4月中旬,中國科學(xué)院文獻情報中心在內部郵箱中稱(chēng),與同方知網(wǎng)北京技術(shù)有限公司在2022年就費用和訂購模式展開(kāi)積極討論,但多輪艱苦談判后,CNKI(China National Knowledge Infrastructure)即中國知識基礎設施工程數據庫依然堅持近千萬(wàn)續訂費用,其給出的集團組團方案在成員數量、單家價(jià)格方面條件相當苛刻。

        “我們苦知網(wǎng)久矣?!?月21日,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一位青年學(xué)者對《法人》記者說(shuō), “中科院文獻情報中心正考慮通過(guò)維普期刊數據庫和萬(wàn)方學(xué)位論文數據庫對CNKI形成替代保障?!彪S后,在中國科學(xué)院文獻情報中心網(wǎng)站首頁(yè)上,掛出了一則“萬(wàn)方數據知識服務(wù)平臺資源使用技巧”的講座入口。

        記者了解到,學(xué)術(shù)界受知網(wǎng)價(jià)格之困,最早可以追溯到2012年。

        2012年12月,南京師范大學(xué)圖書(shū)館宣布,因CNKI中國知網(wǎng)數據庫商家漲價(jià)過(guò)高,雙方未達成使用協(xié)議,自2013年1月1日起暫停使用該平臺。緊接著(zhù),武漢理工大學(xué)在2013年和2016年兩度因漲價(jià)而宣布暫停使用知網(wǎng)。2016年3月和2018年12月,北京大學(xué)、太原理工大學(xué)曾發(fā)布通知稱(chēng),暫停使用中國知網(wǎng)數據庫。此外,南京師范大學(xué)、金陵科技學(xué)院等學(xué)校也發(fā)過(guò)類(lèi)似通知。

        值得注意的是,在學(xué)術(shù)文獻下載平臺這一類(lèi)型產(chǎn)品中,中國知網(wǎng)價(jià)格遠高于同行。2022年,青島哈爾濱工程大學(xué)創(chuàng )新發(fā)展中心對另一家學(xué)術(shù)文獻下載平臺——萬(wàn)方數據庫的采購成交價(jià)格為18萬(wàn)元,而中國知網(wǎng)采購項目最終成交價(jià)為220萬(wàn)元,是萬(wàn)方的12倍之多。

        公開(kāi)資料顯示,中國知網(wǎng)是國內最大的學(xué)術(shù)期刊數據庫,CNKI工程最早是以實(shí)現全社會(huì )知識資源傳播共享與增值利用為目標的信息化建設項目,1999年6月由清華大學(xué)、清華同方發(fā)起。經(jīng)過(guò)20多年發(fā)展,CNKI成為海內外中文學(xué)術(shù)資源領(lǐng)先的數字圖書(shū)館。

        “基礎設施”還是“知識付費”

        查詢(xún)中國知網(wǎng)成立的歷史可以發(fā)現,1999年3月,同方知網(wǎng)數字出版技術(shù)有限公司(下稱(chēng)“同方知網(wǎng)”)法定代表人王明亮提出:全面打通知識生產(chǎn)、傳播、擴散與利用各環(huán)節信息通道,打造支持全國各行業(yè)知識創(chuàng )新、學(xué)習和應用的交流合作平臺為總目標,建設“中國知識基礎設施工程”。1999年7月8日,同方知網(wǎng)公司成立,這個(gè)“基礎設施”被列為清華大學(xué)重點(diǎn)項目。

        中國知網(wǎng)企業(yè)全稱(chēng)是《中國學(xué)術(shù)期刊(光盤(pán)版)》電子雜志社,經(jīng)過(guò)一系列股權變更之后,該電子雜志社成為清華大學(xué)下屬清華控股有限公司與同方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全資公司,由清華控股有限公司100%控股,同方知網(wǎng)作為同方股份的旗下公司,擁有《中國學(xué)術(shù)期刊(光盤(pán)版)》電子雜志社的運營(yíng)管理權。曾提出“基礎設施”概念的創(chuàng )始人王明亮目前在《中國學(xué)術(shù)期刊(光盤(pán)版)》電子雜志社有限公司、同方知網(wǎng)(北京)技術(shù)有限公司、同方知網(wǎng)數字出版技術(shù)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個(gè)公司擔任法定代表人。

        中國知網(wǎng)稱(chēng),目前已有海外1600余家機構用戶(hù),分布在60個(gè)國家和地區,在中國大陸擁有3.2萬(wàn)余家機構用戶(hù),核心用戶(hù)覆蓋各國重要高校、研究機構、政府智囊、企業(yè)、醫院、公共圖書(shū)館。2021年,知網(wǎng)個(gè)人讀者超過(guò)2億人,日均訪(fǎng)問(wèn)量達1600萬(wàn)余人次,全文下載量達到23.3億余篇。

        不為人知的是,知網(wǎng)的商業(yè)收益超乎所想。

        同方股份2020年年度報告顯示,旗下公司同方知網(wǎng)2020年主營(yíng)業(yè)務(wù)收入為11.68億元,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93億元,毛利率高達53.93%,毛利率指標高居同方股份主要控股、參股子公司的首位;2021年上半年,同方知網(wǎng)主營(yíng)業(yè)務(wù)收入為4.96億元,歸母凈利潤為1892.7萬(wàn)元,毛利率同樣過(guò)半,達到51.3%。

        據記者了解,知網(wǎng)的高額利潤,來(lái)自其對高等院校連年加碼的采購費用。

        中國政府采購網(wǎng)公示信息顯示,為購買(mǎi)知網(wǎng)2022年服務(wù),南京大學(xué)和東南大學(xué)花費103.4萬(wàn)元,武漢理工大學(xué)花費127.85萬(wàn)元,清華大學(xué)花費188.03萬(wàn)元。北京語(yǔ)言大學(xué)采購費從2019年的44.5萬(wàn)元漲至2022年的65.45萬(wàn)元,4年漲幅高達47.1%。

        4月22日,曾在國務(wù)院反壟斷委員會(huì )任職的咨詢(xún)專(zhuān)家王曉曄告訴記者,“知網(wǎng)成立之初,學(xué)者創(chuàng )作的文獻被收錄后,沒(méi)有獲得過(guò)稿費和版權費。而知網(wǎng)向用戶(hù)收取的費用非常高,中間賺取的高額費用,明顯違背了服務(wù)于社會(huì )和推進(jìn)學(xué)術(shù)研究的初衷?!?/p>

        惹不起的文獻影響力評價(jià)者

        中國知網(wǎng)在學(xué)術(shù)圈中的另一個(gè)身份,似乎是廣大學(xué)者的“文獻影響力評價(jià)者”。

        前述中國社科院青年學(xué)者告訴記者,一篇論文被評價(jià)社會(huì )影響力時(shí),都會(huì )參考知網(wǎng)的下載量和引用量。一旦文章從知網(wǎng)下架,下載量和引用量就是零,這對希望通過(guò)論文晉升和評職稱(chēng)的年輕老師來(lái)說(shuō)損失很大。為了知網(wǎng)上的所謂“影響力”,絕大多數學(xué)者只能“被迫自愿”地將著(zhù)作權拱手讓出。知網(wǎng)所掌握的學(xué)術(shù)資源,是其商業(yè)變現的前提。

        2021年, 89歲高齡的中南財經(jīng)政法大學(xué)退休教授趙德馨因知網(wǎng)未經(jīng)授權上架了自己100多篇學(xué)術(shù)文獻,遂將知網(wǎng)告上法庭。最終,知網(wǎng)因侵害原告(趙德馨)對涉案作品享有的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權,被判賠償趙德馨70余萬(wàn)元。

        趙德馨的文獻被知網(wǎng)下架后,至今沒(méi)有重新上架。而對于很多年輕學(xué)者來(lái)說(shuō),如果遭到同樣的境遇難有“維權資本”?!叭绻覀?yōu)榱酥?zhù)作權,作品被知網(wǎng)下架,學(xué)術(shù)生涯將受到很大影響?!敝袊缈圃呵嗄陮W(xué)者對記者說(shuō)。

        據了解,知網(wǎng)攏住大量用戶(hù),獲得超過(guò)90%訪(fǎng)問(wèn)量的“法寶”,是所謂“獨家版權”。4月21日,北京建筑大學(xué)一位老師在接受記者采訪(fǎng)時(shí)說(shuō),中國知網(wǎng)擁有很多“獨家版權”,一些文獻只能在知網(wǎng)上查到,與之有競爭關(guān)系的萬(wàn)方、多維等平臺,內容不如知網(wǎng)齊全?!蔼毤野鏅唷睍?huì )鎖住很多忠實(shí)用戶(hù)。一旦作者向中國知網(wǎng)索要版權費,或者告它侵權,文章就會(huì )被下架。下架之后,90%的讀者無(wú)法瀏覽作者文章。

        “獨家”二字,很容易引發(fā)人們對壟斷的擔憂(yōu)。數年前,網(wǎng)絡(luò )音樂(lè )領(lǐng)域的“版權大戰”不亦樂(lè )乎,騰訊音樂(lè )依靠各種版權,簽署“獨家合作協(xié)議”收割了大量忠實(shí)用戶(hù)。很多歌曲在其他網(wǎng)絡(luò )音樂(lè )App上根本找不到,只有在騰訊音樂(lè )旗下QQ音樂(lè )、酷我音樂(lè )和酷狗音樂(lè )才能收聽(tīng)。2021年7月,國家市場(chǎng)監管總局依法對騰訊作出行政處罰決定,責令其在30天內解除網(wǎng)絡(luò )音樂(lè )獨家版權?!蔼毤野鏅唷痹诰W(wǎng)絡(luò )音樂(lè )領(lǐng)域就此退出舞臺。

        但針對學(xué)術(shù)文獻方面的“獨家版權”,目前有關(guān)部門(mén)未有任何行動(dòng)。

        “知網(wǎng)是否構成壟斷”正在核實(shí)

        知網(wǎng)是否涉嫌壟斷,國家市場(chǎng)監管總局反壟斷一司在回復媒體詢(xún)問(wèn)的網(wǎng)上留言時(shí)稱(chēng):“正在核實(shí)研究?!?/p>

        長(cháng)時(shí)間的“包容審慎”過(guò)后,國家開(kāi)始對平臺經(jīng)濟的規范和監管發(fā)力,阿里巴巴、美團等企業(yè)收到罰單的重要原因,是“強制二選一”等壟斷行為。隨著(zhù)新的國家反壟斷局在2021年成立,反壟斷局級別從正局級提高至副部級,國家反壟斷工作進(jìn)入新階段。

        但是,想要認定“知網(wǎng)是否構成壟斷”絕非易事。

        王曉曄認為,認定濫用市場(chǎng)支配地位,需要經(jīng)過(guò)法理上的三個(gè)階段:首先要界定其所處的相關(guān)市場(chǎng)。比如知網(wǎng)究竟屬于廣義上的知識付費市場(chǎng),還是更狹窄的學(xué)術(shù)文獻下載傳播市場(chǎng)?有關(guān)部門(mén)需要給出清晰界定;其次應判斷知網(wǎng)是否擁有市場(chǎng)支配地位;最后判定其是否濫用了支配地位。

        目前,用戶(hù)與知網(wǎng)之間主要矛盾點(diǎn)聚焦在機構用戶(hù),而機構用戶(hù)反映的主要問(wèn)題是知網(wǎng)連年漲價(jià)。漲價(jià)算不算濫用?王曉曄認為,判定難度比較大,需要按照成本變化判定其漲價(jià)幅度是否合理,同時(shí)關(guān)注年報價(jià)漲幅度明顯高于同類(lèi)數據庫銷(xiāo)售相似產(chǎn)品的原因,以及是否在成本基本穩定的情況下,超過(guò)正常幅度提高價(jià)格,連續提價(jià)行為是否為經(jīng)營(yíng)者正常經(jīng)營(yíng)及實(shí)現正常效益所必須等問(wèn)題。

        “我認為構成了壟斷?!蓖鯐詴细嬖V記者,知網(wǎng)標榜自身為“基礎設施”,但“基礎設施”的定義帶有一定獨家性質(zhì),即只有自己能做這樣的平臺,不再有其他平臺。但事實(shí)上,萬(wàn)方、多維等學(xué)術(shù)文獻網(wǎng)站雖頻道和內容體量不及知網(wǎng)龐大,但依然存在競爭關(guān)系。知網(wǎng)名曰“基礎設施”,卻并沒(méi)有做多少有利于公益事業(yè)的事情,而是以學(xué)術(shù)文獻渠道商和“搬運工”身份,攫取商業(yè)利益。

        截至記者發(fā)稿,“趙德馨的妻子,學(xué)者周秀鸞和知網(wǎng)關(guān)于侵害作品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權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shū)于5月7日被中國裁判文書(shū)網(wǎng)公布。知網(wǎng)所屬公司上訴均被駁回,北京知識產(chǎn)權法院維持一審判決。

        (責編 王茜)

        編輯:劉曉瑩
        国产精品无码素人福利不卡,宅男噜噜噜66在线观看,2021国产卡一卡二新区,激情偷乱人伦小说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