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bz7gb"></tbody>

      <em id="bz7gb"></em>

      1. 涉疫物資銷(xiāo)售亂象調查
        2023-02-02 10:54 來(lái)源:法人雜志 作者:李韻石

        《法人》全媒體記者 李韻石

        近日,新冠疫情再次來(lái)襲影響。一時(shí)間,醫院就診人數激增,藥店、電商平臺的退燒、止咳、鎮痛等藥物及抗原檢測試劑盒(下稱(chēng)抗原試劑盒)脫銷(xiāo)。部分企業(yè)和個(gè)人趁機斂財,在涉疫藥品和抗原試劑盒上動(dòng)起了歪腦筋。為此,國家市場(chǎng)監督管理總局集中查處了一批涉嫌哄抬價(jià)格的行為。

        囤貨居奇不可取,哄抬藥價(jià)需狠剎

        朋友圈賣(mài)藥涉嫌違法

        “泰諾、連花清瘟、小兒退燒藥各到100盒,先到先得?!苯?,記者發(fā)現,有人在朋友圈售賣(mài)清熱退燒等藥品。這些售賣(mài)者有的是藥店經(jīng)營(yíng)者,他們捂藥惜售、借機抬高藥價(jià);有的是個(gè)人身體痊愈后,將自己手上多余的藥品轉賣(mài)給有需要的人;還有想利用特殊時(shí)期賺取高額利潤的不法商人。

        “那天,我發(fā)高燒,手里既沒(méi)有退燒藥,也沒(méi)有抗原試劑,周邊藥店都找遍了,最后在朋友圈里找到有人賣(mài)退燒藥。沒(méi)有辦法,我只能買(mǎi)了?!?022年12月20日,家住北京市順義區的馬女士告訴《法人》記者,根據藥品售賣(mài)人自述,退燒藥是他在北京某醫院排隊開(kāi)出來(lái)的?!斑@個(gè)人也是我朋友推薦的,據說(shuō)他就是一個(gè)黃牛,連花清瘟膠囊一盒賣(mài)80元?!?/p>

        與馬女士有相同經(jīng)歷的,還有家住北京市東城區的孫先生。2022年12月24日晚,孫先生愛(ài)人突然開(kāi)始高燒、咳嗽,但家里沒(méi)有備藥,孫先生只能帶著(zhù)愛(ài)人前往北京某三甲醫院看急診,分診醫生告訴他,要等6到8個(gè)小時(shí)?!半S后,我在朋友圈看到有人在賣(mài)退燒藥,就買(mǎi)了一盒布洛芬,花了50元?!睂O先生說(shuō)。

        對于是否可以利用微信朋友圈進(jìn)行藥品銷(xiāo)售,記者2022年12月25日采訪(fǎng)了上海蘭迪律師事務(wù)所律師田磊。他告訴記者:“從事藥品銷(xiāo)售活動(dòng),應當經(jīng)過(guò)藥品監督管理部門(mén)批準,取得藥品經(jīng)營(yíng)許可證,這是經(jīng)營(yíng)藥品的前提。具有藥品經(jīng)營(yíng)許可證,想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銷(xiāo)售藥品的,也要符合藥品管理法?!?/p>

        《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第六十一條規定: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藥品經(jīng)營(yíng)企業(yè)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銷(xiāo)售藥品,應當遵守本法藥品經(jīng)營(yíng)的有關(guān)規定。具體管理辦法由國務(wù)院藥品監督管理部門(mén)會(huì )同國務(wù)院衛生健康主管部門(mén)等制定。疫苗、血液制品、麻醉藥品、精神藥品、醫療用毒性藥品、放射性藥品、藥品類(lèi)易制毒化學(xué)品等國家實(shí)行特殊管理的藥品不得在網(wǎng)絡(luò )上銷(xiāo)售。

        此外,該法第五十一條規定:沒(méi)有取得藥品經(jīng)營(yíng)許可證銷(xiāo)售藥品的,可能面臨行政處罰甚至刑事處罰。行政處罰有:責令關(guān)閉,沒(méi)收違法生產(chǎn)、銷(xiāo)售的藥品和違法所得,并處違法生產(chǎn)、銷(xiāo)售的藥品(包括已售出和未售出的藥品,下同)貨值金額十五倍以上三十倍以下的罰款;貨值金額不足十萬(wàn)元的,按十萬(wàn)元計算。構成犯罪的,還有可能以非法經(jīng)營(yíng)罪追究刑事責任。

        個(gè)人無(wú)權銷(xiāo)售抗原試劑

        記者發(fā)現,朋友圈售賣(mài)的不止退燒藥品,還有時(shí)下緊俏的抗原試劑盒?!拔以谂笥讶镔I(mǎi)的抗原試劑盒,400元20個(gè),單價(jià)20元一個(gè)?!奔易”本┦泻5韰^的梁先生告訴記者。

        北京濟民康健大藥房負責人左江在接受記者采訪(fǎng)時(shí)表示,自《關(guān)于進(jìn)一步優(yōu)化落實(shí)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的通知》發(fā)布以來(lái),抗原試劑盒進(jìn)貨價(jià)格一天一變。由于抗原試劑盒資源緊張且價(jià)格波動(dòng),對于藥店來(lái)說(shuō),很難定價(jià)。與抗原試劑盒生產(chǎn)企業(yè)訂貨,往往需要提前支付定金。一旦價(jià)格回落,藥店將面臨數萬(wàn)元或者數十萬(wàn)元的損失風(fēng)險。不過(guò),隨著(zhù)政府推進(jìn)保供工作,左江藥店抗原試劑盒供量充足。

        2022 年 12 月,北京一藥店門(mén)口張貼的抗原檢測試劑盒無(wú)貨告示

        山西某抗原試劑盒生產(chǎn)廠(chǎng)家負責人張超(化名)在接受記者采訪(fǎng)時(shí)表示,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曾發(fā)布《中國對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試劑和防護用品的監管要求及標準》,其中將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試劑作為第三類(lèi)醫療器械管理?!跋霃膹S(chǎng)家購買(mǎi)抗原試劑盒必須提供相關(guān)資質(zhì),個(gè)人或者無(wú)資質(zhì)企業(yè)想從廠(chǎng)家直接購買(mǎi)不被允許?!?/p>

        對此,田磊告訴記者:“個(gè)人不能從事第三類(lèi)醫療器械(包括第二類(lèi))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個(gè)人在朋友圈等網(wǎng)絡(luò )平臺銷(xiāo)售新冠抗原試劑盒涉嫌違法?!?/p>

        2022年3月,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fā)布了《關(guān)于做好新冠病毒抗原檢測試劑質(zhì)量安全監管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在疫情防控期間,取得藥品經(jīng)營(yíng)許可證或者醫療器械經(jīng)營(yíng)許可證,并具備相應儲存條件的零售藥店和醫療器械經(jīng)營(yíng)企業(yè),可銷(xiāo)售新冠病毒抗原檢測試劑。

        多地打擊違規銷(xiāo)售行為

        近日,國家市場(chǎng)監管總局部署全國市場(chǎng)監管系統集中摸排哄抬價(jià)格線(xiàn)索,針對部分藥品等涉疫物資價(jià)格異常波動(dòng)情況,進(jìn)一步加大價(jià)格監管執法力度,立案并查處了一批涉嫌哄抬價(jià)格等違法行為,其中包括北京、天津、浙江、廣東等地多家醫療企業(yè)。

        2022年12月8日,北京市朝陽(yáng)區市場(chǎng)監管局根據舉報線(xiàn)索,對北京康復之家醫療用品有限公司朝陽(yáng)第一分店進(jìn)行執法檢查。經(jīng)查,2022年12月1日至2022年12月7日,當事人復星新冠抗原檢測試劑盒(規格:25人份/盒)的進(jìn)貨價(jià)格分別為61.25元/盒、67.5元/盒以及75元/盒,而在美團平臺銷(xiāo)售標價(jià)達229元/盒。由于銷(xiāo)售優(yōu)惠不同,實(shí)際銷(xiāo)售單價(jià)分別為179元/盒、216.5元/盒以及229元/盒,遠高于同時(shí)期周邊市場(chǎng)同類(lèi)商品,涉嫌構成哄抬價(jià)格違法行為。目前,案件調查終結,朝陽(yáng)區市場(chǎng)監管局已向當事人送達行政處罰告知書(shū),擬給予當事人警告和罰款20萬(wàn)元的行政處罰。

        同樣是在2022年12月8日,天津市市場(chǎng)監管綜合行政執法總隊對老百姓大藥房連鎖(天津)有限公司河西店進(jìn)行執法檢查。通過(guò)查看連花清瘟膠囊質(zhì)量驗收單、銷(xiāo)售流水、銷(xiāo)售小票、進(jìn)貨票據及監控視頻等,查實(shí)該藥店在銷(xiāo)售連花清瘟膠囊的過(guò)程中強制搭售指定商品,涉嫌構成哄抬價(jià)格違法行為。目前,案件調查終結,天津市市場(chǎng)監管委已向當事人送達行政處罰告知書(shū),擬給予當事人警告和罰款50萬(wàn)元的行政處罰。

        對此,田磊告訴記者,《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2019修訂)第八十四條規定,國家完善藥品采購管理制度,對藥品價(jià)格進(jìn)行監測,開(kāi)展成本價(jià)格調查,加強藥品價(jià)格監督檢查,依法查處價(jià)格壟斷、哄抬價(jià)格等藥品價(jià)格違法行為,維護藥品價(jià)格秩序。對于情節不夠刑罰處罰的行為,也有可能要受到行政處罰。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guān)于辦理妨害預防、控制突發(fā)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wèn)題的解釋》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guān)于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jiàn)》規定,在疫情防控期間哄抬物價(jià)、牟取暴利,構成犯罪的,以非法經(jīng)營(yíng)罪定罪,依法從重處罰。在疫情防控期間,經(jīng)營(yíng)者違反國家有關(guān)市場(chǎng)經(jīng)營(yíng)、價(jià)格管理等規定,在扣除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成本和正常的利潤后,大幅提高產(chǎn)品價(jià)格對外銷(xiāo)售的,應當認定為“哄抬物價(jià)、牟取暴利”。在“大幅提高”的判斷上,應當根據各地依法發(fā)布的價(jià)格干預措施,以及涉案物品的價(jià)格敏感程度、對疫情防控或基本民生秩序的影響等,綜合考慮常情常理作出認定。對于以囤積居奇、轉手倒賣(mài)等方式,層層加碼,哄抬疫情防控重點(diǎn)物資的價(jià)格,牟取暴利,擾亂市場(chǎng)秩序的,應當根據囤積、倒賣(mài)的數量、次數、加價(jià)比例和獲利情況等,綜合認定“違法所得數額較大”和“其他嚴重情節”,依法嚴懲。

        2023年1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海關(guān)總署聯(lián)合出臺《關(guān)于適應新階段疫情防控政策調整依法妥善辦理相關(guān)刑事案件的通知》。通知明確,自2023年1月8日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實(shí)施“乙類(lèi)乙管”、不再納入檢疫傳染病管理之日起,對違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疫情預防、控制措施和國境衛生檢疫規定的行為,不再以刑法第三百三十條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第三百三十二條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定罪處罰。此外,通知還強調,對涉疫藥品、檢測試劑等制假售假、走私販私、哄抬物價(jià)等危害嚴重、性質(zhì)惡劣等犯罪行為,依法從嚴懲治。

        (責編 王茜)

        編輯:劉曉瑩
        国产精品无码素人福利不卡,宅男噜噜噜66在线观看,2021国产卡一卡二新区,激情偷乱人伦小说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