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9f6ov"></th>
  • <rp id="9f6ov"><object id="9f6ov"><blockquote id="9f6ov"></blockquote></object></rp>
    <th id="9f6ov"></th><rp id="9f6ov"></rp>
  • 新華全媒+丨記者手記:醫保談判博弈的背后
    2023-12-15 10:18 來源:新華網 作者:彭韻佳、溫競華、林苗苗
    分享:

    新華社記者彭韻佳、溫競華、林苗苗

    回顧過去6年,每當歲暮天寒之際,一年一度的國家醫保談判就會拉開帷幕??諘绲姆块g里,醫保方和企業方相對而坐,一邊是全國醫保使用量,一邊是企業最低報價,“以量換價”,一場場或攻守拉鋸、或反復較量的談判在此“上演”。

    對壘的焦點不過是小小“一粒藥”,然而正是這小小“一粒藥”,卻承載著患者的希望、考量著醫保的負擔、牽扯著企業的利益,也凝聚著背后無數促成這場談判的心血與努力。

    讓“孤兒藥”不再可望而不可即

    “罕見病患兒無藥可醫已經很絕望,而有藥買不起比沒藥更絕望”“只是為了讓沒有藥用的人能夠用上藥,不是為了壓價”……

    這是今年罕見病用藥談判時雙方代表的肺腑之言,更是道出了醫保談判的初心:讓藥回歸救人的本質,讓患者能夠用得上、用得起。

    陣發性睡眠性血紅蛋白尿癥(PNH),作為一種后天獲得性溶血性疾病,反復溶血、血紅蛋白尿、腎功能損害、高發血栓等并發癥折磨著不少PNH患者。

    2023年國家醫保藥品目錄談判現場。新華社記者 彭韻佳 攝

    在今年談判現場,一款可用于治療3種罕見病的藥物——依庫珠單抗備受關注。依庫珠單抗最早2007年在國外上市,對治療陣發性睡眠性血紅蛋白尿癥、非典型溶血性尿毒癥綜合征、難治性全身型重癥肌無力等罕見病有明顯作用,但當時的年治療費用達到300萬元。

    “一年300萬元,要用一輩子,有多少人能用得起?”在采訪過程中,北京協和醫院血液內科主任醫師韓冰問道。

    作為陣發性睡眠性血紅蛋白尿癥的專家,韓冰深知依庫珠單抗對患者的意義,這些年她多次對接研發依庫珠單抗的藥物公司,為患者呼吁爭取用藥,但企業評估認為當時國內支付能力不足,選擇放棄進入中國市場,患者一次又一次與希望擦肩而過。

    “很多人都在等著用這個藥,但目前差不多只有10名病人能堅持用藥?!表n冰說,時隔十幾年后,依庫珠單抗終于在中國上市,年治療費用約在50萬元,真正用得起藥的人依舊寥寥無幾。

    進或不進醫保,對患者來說像是站在命運的十字路口。

    2023年11月,經過近1個小時的談判,依庫珠單抗談判成功,降價疊加醫保報銷,為陣發性睡眠性血紅蛋白尿癥患者帶來雙重“減負”利好。

    曾經,罕見病用藥因治療費用高昂牽絆住無數患者和家庭,而今,13億多參保人作為單一購買人,讓中國醫??梢灾泵婧币姴〉雀邇r藥的瓶頸,今年15個罕見病用藥進入國家醫保目錄。

    讓創新藥進醫保更快點

    在2023年醫保談判現場,一款通用名為“谷美替尼”的新藥引人注意。

    這款新藥能有多“新”呢?它的上市獲批時間為2023年3月8日,用于治療以MET為靶點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屬1類新藥。

    這在今年談判中并非獨一例,歷時4天的2023年醫保談判一共進行了148場獨家藥品談判,126個新藥成功進醫保,更有57個是今年上市的新藥。

    創新藥進醫保的速度加快,背后是挽救生命的時速較量。

    這在以前是難以想象的,2017年以前,國家醫保目錄內沒有1個腫瘤靶向用藥,創新藥難以惠及更多患者。2018年,國家醫保局成立,建立了“每年一調”的動態調整機制,將調整周期從最長8年縮至1年,申報范圍主要聚焦5年內新上市藥品,給了新藥用“最短時間”進醫保的可能。

    企業談判代表在場外商量。新華社記者 彭韻佳 攝

    相較于乙肝,丙肝更為隱匿,也同樣可發展成肝硬化或肝癌。被譽為“丙肝終結者”的丙通沙(索磷布韋維帕他韋片)對所有的丙肝病毒基因型或者未知基因型有著高治愈率。

    2019年,索磷布韋維帕他韋片成功進入國家醫保目錄,價格從一個療程近7萬元進入“千元時代”——直至今天,那一刻仍讓不少患者記憶猶新。

    6年來,國家醫保目錄累計調出395個療效不確切、易濫用以及臨床被淘汰或者即將退市的藥品。

    6年來,國家醫保目錄累計新增744個藥品,100個腫瘤用藥,93個高血壓、糖尿病、精神病等慢性病用藥。

    納入更多振奮人心的新藥、好藥,國家醫保談判與時間賽跑,把每一分醫?;鸲蓟ㄔ诘度猩?,博弈的背后不拘泥于一時利益,而是在長遠周期中為更多人帶來希望。

    雙向奔赴,為了每一名患者的翹首以盼

    談判環節也是尋求共贏的“雙向奔赴”——

    在正式談判前,國家醫保局會與參與談判的企業進行充分溝通,讓企業了解藥品支付標準測算的思路等。進入談判環節,醫保方會現場打開一個密封好的信封,里面裝有談判藥品的“信封價”,也就是談判底價。底價由醫保部門組織專家測算產生,綜合考慮藥品成本效果、預算影響、醫?;鹭摀?,形成醫?;鹉軌虺袚淖罡邇r。

    醫保方談判專家在現場打開裝有談判藥品底價的信封。新華社記者 彭韻佳 攝

    在確認底價后,以底價的115%為第一道價格線,如果企業在兩次報價后都無法進入,那么談判失??;反之則進入磋商環節,最終成交價不高于“信封價”。之所以采取這種方式,是為了在基金能夠承受并且企業可以接受的范圍內,為老百姓盡量爭取更為優惠的價格。

    今年,25名醫保談判專家分為5組承擔了148個獨家藥品的醫保談判,不少談判時間超過了預定的30分鐘,有的甚至超過了2個小時,長時間的談判考驗著雙方的體力與耐心。

    談判過程中,醫保方和企業方的反復“拉扯”更讓人感受到焦灼,最終的結果沒人能夠提前預知。

    在參與了多場醫保談判后,記者注意到幾乎每次談判成功后,醫保方談判專家和企業方代表都會松一口氣,而每次談判失敗后,雙方也無一不是充滿遺憾,因為每一場博弈的背后,都是無數患者與家庭的翹首以盼。

    雖然談判的成功與否只體現在企業報價能否進入“信封價”,但從制定方案規則到企業申報,從專家評審到專項測算,再到最后的談判環節,一個藥品成功進醫保的背后是無數人的努力與心血。

    編輯:劉曉瑩

    国产精品无码素人福利不卡,宅男噜噜噜66在线观看,2021国产卡一卡二新区,激情偷乱人伦小说视频在线